微博:@圆滚滚的奶酪君

【德哈】如何正确地唤醒你的死对头(一发完)

  *小哈利家附近搬来了一个金发帅哥,从那以后小哈利发现自己越发倒霉了起来……

  

“天呐!你没事吧!!”


  “别过去,又是他。”


  “哦,又是他……”


  “谁呀?”


  “就是那个……”


  “就是那个倒霉的孩子……”


  这是哈利波特第N次差点葬身在车轮下。


  小小的他站在距离自己不到一掌宽的车前,怀里满的要溢出来的苹果四平八稳躺在纸袋子里,整个人纹丝不动甚至还有闲心淡定地掸了掸身上的灰土,挥手示意司机自己没事没摔也没被撞到,一点也不像刚才差点葬身车底的小可怜儿。


  毕竟差点被车撞到后果还没有把怀里的苹果摔了严重,哈利波特推了推自己歪掉的眼镜框,也不看周围围观的人埋着头自顾自继续走在回去的路上。


  至于围观群众议论?他早就习惯了。


  哈利波特的童年和别人比起来一直奇奇怪怪。


  他没有父母、住在姨夫姨妈家的碗橱里、穿着被淘汰的旧衣服、需要完成过多的家务,这本就让他和周围的孩子显得不太一样,除了这些,在他身上发生的奇怪事情让他和周围的所有人都显得不太一样。


  他生气的时候家里的灯泡会爆炸;


  他听得懂树林里游荡的小蛇互相骂街;


  他能让树上的果子无风掉落在自己脚边捡来充饥。


  哈利波特知道自己的姨夫姨妈不喜欢自己表现出古古怪怪的模样,于是他尽量不生气、不看蛇、也不去盯着树上红彤彤的果子。


  但是在女贞路搬来一位金发的男士之后哈利波特发现自己身上的这种“不一样”似乎有扩大化的趋势,开始完全不受他控制了。


  至于为什么要把“金发男士”作为记录时间的节点,大概是因为他是哈利见过的最好看的体面人。


  体面人这个词还是哈利在客厅拐角偷听到电视里女性的声音学来的,看不见画面哈利并不能理解“体面人”是什么意思,直到那位金发男士上门拜访邻居哈利给他开门的那一刻,哈利波特无师自通了体面人三个字是什么意思。


  第一次不受控制是在姨夫姨妈对哈利无端责难的时候哈利没忍住生气,家里的灯泡因为哈利的情绪波动突然炸裂连带窗户玻璃也没能幸免集体扑街,姨夫和表哥抱头躲在橱柜下面,玻璃划过姨妈的脸颊破了皮,随着姨妈的一声尖叫哈利被罚两天禁闭没有饭吃。


  第二次不受控制是在街头的宠物店里,哈利听见被关在玻璃展示缸里的蛇互相叨叨说玻璃缸里不舒服,讲到自己的家乡有多好多美多自由,哈利趴在玻璃上听着蛇侃大山,思绪仿佛和蛇一起飘回东南亚的雨林,腹部贴着潮湿的泥土,鼻腔里都是植物的芬芳。然后变故丛生,整间店的 蛇们掉在地上喊着“冲呀!”然后溜不见了。随着姨夫的一阵咒骂哈利再也没能获得出去玩的权利。


  第三次不受控制是在街上差点被车撞倒,那些车就像被蛊惑了一样接连往哈利身上碰瓷,一开始哈利被吓得够呛连手里刚买到的热腾腾的面包都因为惊吓滚到地上,待哈利发现这些车并不会真的撞到他只是会突然冲过来吓吓他的时候,哈利便彻底淡定下来,什么车辆鸣笛的喇叭声和司机的尖叫声远不如表哥对逝去面包的哭嚎来的可怕,其余担心自己被车撞不如担心自己手里的商品有没有掉在地上。


  姨夫姨妈对于他一次又一次的“扩大化不一样”终于忍无可忍了,姨妈说哈利波特简直就是被扔在她家的定时炸弹,姨夫叫嚷着要送哈利去附近知名的全封闭管理学校接受“管理”让他学会做人,表哥带着一帮小跟班以嘲笑奚落他为乐,好像嘲笑哈利他就可以阻止哈利的不受控制、奚落哈利就可以让他真的不怕哈利一样。


  我当然知道怎么做人,哈利心想不然我这么些年都在学习怎么做鬼吗?


  渐渐地,哈利波特已经习惯自己买东西的时候钱突然不见、一觉起来发现自己在悬空漂浮、刚刚剪完草的地又长满了草,甚至明明风平浪静路人都好好地在走只有他一个人突然被树叶迎面糊一脸。


  要问哈利怕不怕,说实话一开始是怕的,但什么事情都是一回生二回熟,倒霉的多了哈利发现自己居然习惯了,万一有天什么倒霉事都没碰上还有点不习惯。


  “你不生气?”


  男人过来搭话的时候哈利正在修剪草坪,草坪明明昨天才修过,甚至哈利不小心一个手抖把草坪剃的有点秃,但随着太阳升起,草坪上的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起来,路过的流浪狗都被这诡异的情景吓得疯狂乱吠,哈利只是捏着自己用胶布粘起来的眼镜庆幸还好自己起得够早能在姨夫姨妈醒来之前修好草坪。


  “……”


  哈利捏住自己眼镜的中间横梁透过手指的间隙看着眼前的男人,心里感叹了一句长得真好,然后又低下头去修剪草坪剪好一会男人没走才迟疑地问。


  “……你是在和我说话?”


  “不然呢?”金发的男人黑着脸心。


  “……”哈利眨眨眼睛,自从他倒霉孩子的名声传开好久没人找他讲话了,他仔细回想了一会才想起来男人刚刚问他什么,但男人的问题让他有些费解。


  “生气……什么?”


  金发男人皱着眉头脸色更黑了,这表情哈利见过,每次姨妈姨夫生气之前黑云压境的脸色就这样。


  好吧,哈利波特心想,又是一个想要来冲他发脾气的人。


  “粗鲁的责骂、无止境的干活、还要你身上穿的垃圾、不讲道理的汽车……”男人说着说着甚至嗤笑出声,分不清是在笑自己还是在笑他:“这样你都不生气?”


  “?”


  这个人不是来指责哈利造成的古怪事情,反而是来质问哈利为什么不生气的,这对哈利来说倒是个新鲜体验。


  怎么会不生气呢?哈利当然是生气的,谁也不愿意承担无端指责,但是……


  “咕咕咕……”


  哈利没有开口,肚子咕咕的声音替他回答了一切。


  “生气并不能换早饭,先生。”


  说完后哈利低下头继续干活了,经过长年训练他修剪草坪的速度越来越快,若不是偶尔饿的手抖加上家里的草经常无视自然规律疯长他根本不用经常操心草坪的事情。


  金发男人沉默地站在篱笆外看着哈利在草坪上捣鼓来捣鼓去,脸色一点也没好转。


  姨夫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从屋子里出来,看见家门口站着面色不好的男人立刻就联想到了自家倒霉孩子,肯定是倒霉孩子倒霉的时候又连累别人了。


  “马尔福先生,怎么了?这孩子做了什么?”姨夫面对哈利重拳出击,面对他人尤其是体面人唯唯诺诺。


  “不——”马尔福先生说话慢条斯理似乎在竭力忍耐着什么。


  “快滚回你的房间去!”姨夫揪着哈利的领子,如果不出意外今天又是一天禁闭,哈利被悬空拎起来的时候还忍不住看了一眼那位马尔福先生,这个姓氏让他觉得有些熟悉,但他确定自己不认识这个男人。


  哈利被关进碗橱,他似乎听见姨夫在屋外和马尔福先生说了点什么,但一点也听不清,他缩在自己被子上抱住自己,希望今天晚饭时间姨夫能放自己出去。


  出乎哈利意料,他不仅在午饭的时候就被姨夫想起来甚至还吃到了第二天的早饭,得罪了马尔福先生的事情就这么高高抬起轻轻放下了。  


  这不合常理,正当哈利疑惑的时候姨夫领着他出门了,直到被姨夫打包送到马尔福先生家哈利都没反应过来。


  “从今天起,你每天都要在我这干满8小时的活。”金发的马尔福先生说话的时候喜欢拉长语调。


  “很快你就会发现有些人就是要高贵些,你不会想和你姨夫姨妈呆在一起,我可以帮你。”说着马尔福先生男人向哈利伸出手,他仰着下巴神情带着自然的傲慢整个人像一尊漂亮的雕像。


  哈利没多犹豫就回握了上去,马尔福先生说得对,他的确不想和姨夫姨妈呆在一起,如果能通过干活来获得几个小时暂时躲开姨夫姨妈的时间那简直是再好不过了。


  “谢谢。”哈利道谢的极真诚男人却像被烫了一样手臂一颤。


  哈利疑惑地抬头看着马尔福先生:“您不舒服吗?”


  “没事,你那么喜欢院子就从院子开始吧。”


  马尔福先生转身走了,背影显得有些仓皇。


  很快,哈利便喜欢上了在马尔福先生家干活,原因无他,他家的活实在太好干了。


  院子里的草不会总是无缘无故窜到半个人那么高、地板上不会有孩子从屋外带回的泥土和灰尘、单身的原因即使洗碗也不用洗那么多盘子,最重要的是马尔福先生是个有礼貌且情绪稳定不会没事冲哈利发火的正常成年人,自从来到马尔福先生家他顿顿都可以吃饱,甚至还可以分享马尔福先生的下午茶点心。


  哈利头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


  唯一有点奇怪的地方就是每次哈利干活马尔福先生总是在背后盯着他,似乎想用目光在哈利背上烧出一个洞来。


  哈利问过是不是自己干活哪里不好才这样被盯着。


  “没有,你干得不错。”马尔福先生这样回答他,但马尔福先生的目光似乎更灼热了。


  不知不觉哈利身上的“不受控制”开关似乎被什么东西关上了,他可以不用每天早起去修理疯狂生长的草坪、不用但是走在街上无数次差点被车撞,不会因为恼怒而炸掉玻璃,甚至他还和马尔福先生有了共同话题,每天的下午茶时间马尔福先生会和他聊他身边的人。


  马尔福先生说哈利的姨夫姨妈贫穷又粗鲁,哈利表示你说得对。


  马尔福先生说哈利的表哥肥胖又笨拙,哈利表示我也觉得。


  马尔福先生说了几天终于说不下去了,转而阴沉沉地看着哈利。


  “你不生气?”


  这是马尔福先生第二次问他是不是生气,哈利有点奇怪,看马尔福先生的表情似乎很希望他生气,但作为一个诚实的孩子哈利还是缓慢又坚定地摇了摇头,他确实不生气,不仅不生气甚至还有点开心有人和他聊这个。


  马尔福先生似乎有点难以置信,他皱着眉头望着哈利试图从哈利的表情里揪出一点点不情愿,但是无果。


  “你是真的哈利波特,对么?”马尔福先生说着让哈利觉得有些难懂的话:“做一只任劳任怨的家养小精灵,被姨夫姨妈呼来喝去,被你那位所谓的表哥压着欺负,甚至被卖到陌生人家里干活,这样都可以,你就一点也不生气?”


  哈利不太明白“真的哈利波特”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家养小精灵”是什么意思,但他好像明白马尔福先生是想问自己些什么了。


  “生气又有什么用呢?”哈利试图学习那种音长又笃定的说话方式但失败了,他低着头无意识地揪着凳子的边角又换回自己的说话方式:“我能去哪里呢?”


  也许是这段时间在马尔福先生家吃的太好了,也许是这段时间马尔福先生还会帮他一起干活,也许是马尔福先生表现的像个正常可靠的成年人,哈利发现自己居然难得有了倾诉这样的冲动。


  “我姨妈说就是我古怪才不讨人喜欢,”哈利盯着地板小声说:“或许真的是这样,除了我之外没人会和蛇讲话,没人会在生气的时候引起爆炸,没人走在街上会突然遇到那么多冲过来的汽车……”


  哈利没有生气但德拉科马尔福是真的生气了,他噌的一下从座位上站起来抓着哈利的肩膀,力气大到让哈利感觉疼,这是他走进马尔福家第一次感受到负面情绪。


  “因为古怪所以不讨人喜欢?!来,我告诉你为什么你会这么古怪。”


  哈利看着马尔福先生拿出一只筷子一样的条状物对着自家窗户说道:“粉身碎骨。”


  玻璃应声而碎好像被无形的空气拳头砸烂了一样。


  还没等哈利做出吃惊的反应,就听见马尔福先生又开口:“恢复如初。”


  刚刚被砸烂的窗户就像倒带一样把自己拼了回去光洁如新。


  哈利目瞪口呆。


  “知道我为什么可以做到么?因为我是巫师。”说着马尔福先生指着哈利坏掉的眼镜:“恢复如初。”


  哈利的眼镜就这样修好了。


  如果不是马尔福先生在哈利面前演示这一切,哈利回以为这是什么电视台做的整蛊节目。


  巫师?


  从小被告知所有魔法都是假的,他古怪是因为他不正常须臾被管束的哈利心脏猛然跳动起来,跳动的音量大到他自己都能听见。


  “所以您的意思是……”


  “知道你为什么古怪么?因为你也是巫师,”马尔福先生说出了哈利自己都不敢说的结论:“你天生就拥有这些他人求都求不来的力量,古怪?这只不过是无能的麻瓜不想承认你的力量找的借口,你就应该在姨夫姨妈羞辱你的时候送他们上天,在车子靠近你的时候让车移开,在我对你刻薄的时候打开我的手,这不是傲慢是因为你本该如此。”


  马尔福先生地下身子平视哈利:“现在看着我,你应该对我说什么?”


  “……”收到的冲击过大哈利有点没反应过来,愣了几秒钟才怯生生道:“谢谢您?”


  马尔福先生恨铁不成钢一口气没提上来差点憋过去。


  接下来的日子是哈利波特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他跟着马尔福先生学习如何控制自己的魔力、学习简单的巫师咒语、学习魔法学校的简单规则。


  “清理一新”可以瞬间清洁家具、“飞来飞去”可以瞬间取到自己找不到的小物件、“防水防湿”可以让哈利走在雨幕中不被雨水打湿。


  即使是在最好的梦里,哈利都不敢奢求这样的好日子。


  你会有适合你自己的地方学习,会有很多和你一样有魔力的朋友,只要你不错过11岁生日那天送到手的入学通知书。马尔福先生这样说。


  哈利坚信着马尔福先生的话,还勾着马尔福先生的小拇指约定了当天马尔福先生一定会送他一个专属于哈利波特的会唱生日歌的巧克力口味生日蛋糕。


  哈利波特无数次走进街边蛋糕店帮姨夫姨妈表哥买买买,看过无数次蛋糕店橱窗里精致的蛋糕却一次也没尝到过巧克力味的生日蛋糕是什么味道,更不要说会唱生日歌的巧克力生日蛋糕了。


  哈利偷偷藏着一张巴掌大小的月历卡,一天天划掉临近11岁的日子,每天都因为更靠近11岁而变得更加快乐。


  很快便到了哈利11岁生日的前一天,按照约定每晚马尔福会让哈利回去姨夫姨妈家今天也不例外,但今天哈利波特显得格外黏人,小哈利拉着德拉科马尔福的衣角带着笑容声音里是少年人藏不住的快乐和温暖。


  “谢谢您。”


  “之前不是说过一次了。”马尔福先生依然高冷。


  “是的,但是这和那不一样,”哈利心里觉得不一样,但是具体哪不一样他也说不上来,只觉得心里痒痒的像被小猫柔软的肉垫在挠:“我去学校之后还能见到你吗?”


  “我不是霍格沃兹的老师,”马尔福本来就想这么说,但看着小哈利强撑着失望的微笑表情,德拉科马尔福心头一软:“但我们可以在别的地方见,只要你愿意。”


  “我愿意!”


  哈利波特眼睛里的光芒藏都藏不住,这是头一次哈利波特回去姨夫姨妈家几乎是愉悦且兴奋的。只要过了今晚,他就能收到入学通知书,去魔法学校学习魔法,认识很多和他一样的孩子,长大以后说不定能变成和马尔福先生一样的大人,想到这里哈利波特需要把脸埋进枕头里才能忍住自己的笑声。


  第二天早上,哈利11岁生日。


  哈利几乎是冲着邮筒出去的,他知道姨夫姨妈不会喜欢自己和什么魔法沾边,于是趁着他们还没起床哈利抢先检查邮筒。


  但是没有,什么也没有发生,邮筒里并没有属于哈利波特的信件。


  哈利有些奇怪。也许是送通知书的人来晚了也说不定?哈利强行安慰着自己,他换好衣服准备去马尔福先生家问问情况。


  “你要去哪!?”哈利背后传来姨夫的声音。


  “我去马尔福先生家干活。”哈里有些奇怪,这段时间以来姨夫早就习惯了哈利这么时间出门,怎么今天突然发难?


  “什么马尔福先生?没听说过!”姨夫插着腰眯着眼睛不屑地盯着哈利想看穿哈利内心的小九九:“你该不会是想用这种借口逃避做家务——?”


  哈利觉得自己快不能呼吸了,他已经很久不曾怯生生地讲话了,但今天他说的小心翼翼。


  “女贞路43号的马尔福先生,我每天要去他家干活,是你同意的。”


  姨夫眉头一皱:“女贞路根本没有43号!别妄想用这么拙劣的借口逃避干活!懒虫!我告诉你,你跑不了的!”


  女贞路没有43号?!哈利被当场棒喝差点没站稳。


  不会的,自己明明每天都去43号,在那里吃点心学魔法,在那里和马尔福先生讲话,怎么会有假呢?!


  哈利波特头一次在姨夫面前鼓起勇气,他一把推开姨夫跑了出去,埋着头沿着熟悉的路线往前冲。


  40号、41号、42号,到了!43号!


  哈利抬头,刺眼的阳光穿透云层直射哈利的眼睛,连续的独栋房屋到了42号这里戛然而止,女贞路没有43号,这里只有一条通往外街的笔直马路。


  “站住!”姨夫愤怒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哈利回过头看着远远而来的姨夫,害怕不安的情绪笼罩住了哈利,他要怎么办?这样被抓回去又要被罚了,不,他不想和以前一样忍受那些,如果他从没接触过和马尔福先生在一起的好时光他肯能还可以忍,但是见过那样好阳光的哈利再也不想回到他漆黑的碗橱里了。


  不。


  哈利背对着光看着姨夫,他要反抗,他在马尔福先生那里学过咒语,虽然他现在还没有属于自己的魔杖,但如果他可以运用自己的魔力……


  “昏昏倒地!”


  然后哈利被迎面而来的姨夫一拳敲中脑袋,本人昏昏倒地了。


  哈利身上再也没有发生过奇怪的事情了,没有疯长的草,没有破碎的玻璃,也不会再听懂蛇说的话。


  马尔福先生没有送来蛋糕,没有什么传说中的录取通知书,没有通人性的猫头鹰、更没有会飞的扫把和带着不同颜色的魔法袍。


  就这样了吗?


  哈利不知道第几次无意识来到女贞路43号盯着空空荡荡的路面发呆。


  自己的人生就这样了吗?


  按照姨妈的安排他马上就回进入全封闭式的管理学校“被管理”了。


  马尔福先生也许真的只是他的幻想。


  做完了一天的活,哈利把自己关进碗橱里,他的心里空空荡荡仿佛漏了一个大洞。


  那些快乐的、神奇的日子再也不会来了。


  他不会什么魔法,世界上也没有什么魔法,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哈利,没有任何特别之处。


  巨大的恐慌袭击了他。

  


  


  德拉科马尔福一开始听说这个任务的时候还以为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你们的意思是……”他故意拖长调子迟迟不说后话。


  “意思就是请你去气他、吓他或者怎么样都好,让他受到强烈的精神刺激!”罗恩韦莱斯在德拉科马尔福面前张牙舞爪的演示着。


  魔法界的救世主哈利波特在追击食死徒的时候被一个诅咒陷入梦中,必须有人将他从梦里惊醒,不然就会一直沉睡。


  但机会只有一次,如果入梦的不能把哈利惊醒,哈利波特便永远醒不过来了。


  于是大家自然而然想到了哈利波特的老对头德拉科马尔福。


  论气哈利,马尔福绝对是专业的。


  “哦——”听完了来龙去脉前因后果的德拉科马尔福摸摸下巴:“这可真是难办。”


  “这有什么难的,”罗恩说:“做你平时一直在做的事就好了。”


  “罗恩!”赫敏及时止住罗恩的口无遮拦的动之以情,转而对德拉科马尔福晓之以理:“机会只有一次,经过魔法部讨论的结果没人比你更合适了,拜托你。”


  “……呵。”德拉科马尔福看着躺在病床上沉浸在梦中的救世主冷笑一声。


  当然了,冷笑归冷笑,他也不能看着哈利波特去死。


  德拉科马尔福顺利进入了哈利的梦,他一开始想把哈利波特吓醒,毕竟梦里的这个哈利波特还那么小,小孩子最不经吓了。


  结果无论德拉科马尔福怎么胡来给他使多少绊子怎么吓唬他哈利波特都逆来顺受淡定自然,顺受到德拉科马尔福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在虐待儿童的地步,哈利波特居然还没有醒。


  那汽车都快开到你脸上了,这样都吓不醒?!


  德拉科马尔福开始怀疑人生,不知道是自己对小孩子的认识过于肤浅,还是救世主从小胆子就大过于天赋异禀,直到德拉科马尔福看见哈利波特的姨夫和姨妈对哈利波特的粗暴对待才知道为什么哈利对于明眼的伤害表现的那么淡定。


  德拉科马尔福不得不开始转变策略,众所周知救世主哈利波特此人最为护短,为了他刚认识的红毛小朋友都能当众怼自己,于是德拉科将哈利弄到自己家怼哈利身边的人进行语言侮辱。


  万万没想到小哈利不但没有生气,反而一脸找到知音的表情看着自己。


  德拉科马尔福差点没被小哈利气醒,凭什么你现在这么能忍!?当初怼我的时候可是毫不客气!!


  德拉科马尔福觉得自己要没辙了,作为一个成熟的成年人他实在难以对这样遭遇的小救世主下手,甚至不知不觉开始照顾小哈利,甚至在小救世主自暴自弃的时候没忍住告诉他和别人不一样是因为他是个巫师,他会有合适的学校,也会有很多朋友,忍不住教他如何控制自己的魔法,甚至还交了他一些简单的小咒语并且约定会在小救世主11岁生日那天给他送上会唱歌的巧克力生日蛋糕。


  该死的生日蛋糕!


  没人知道德拉科马尔福顶着忽略咒站在街边看着小哈利跑到本该不存在的房子面前是什么心情。


  没人知道德拉科马尔福顶着忽略咒站在街边看着小哈利在街头被姨夫打晕带走是什么心情。


  即使是德拉科马尔福本人也很难把那种情绪描述出来。


  如果情绪可以量化成魔药,德拉科马尔福肯定这一剂魔药的效果一定不亚于摄魂怪之吻。


  唯一的好消息是,随着巨大的情感冲击,哈利波特终于从睡梦中醒来。


  赫敏和罗恩都很高兴,赫敏忙着和治疗师谈着接下来的恢复工作,罗恩站在病床的另一边皱着眉头盯着床头,刚刚醒来还没有回到现实的实感的哈利波特顺着罗恩的目光视线看过去,一个散发着巧克力香气造型精致的蛋糕躺在床头,见哈利看过来,蛋糕连忙唱起来歌。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这是马尔福叫人送来的,”罗恩皱着脸难以理解地盯着这个蛋糕,哪有人看望病人送生日蛋糕的?要不是德拉科马尔福真的唤醒了哈利波特,罗恩一定自行处理了这个碍眼的蛋糕:“虽然他救了你,但是哪有给病人送生日蛋糕的?!”


  哈利波特盯着蛋糕表情空白了一会,罗恩看着自己的好哥们盯着这个蛋糕嘴角控制不住扬起弧度,弧度越来越大最终化成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马尔福大宅,偌大的厨房里,不符合要求的99个新鲜巧克力生日蛋糕整整齐齐堆在一边。


  “马尔福先生,按照您的要求请来的100位蛋糕师傅的工作已经完成了,您看?”


  “结账,那一个通过的给两倍工钱,以后每年7月31日时候都要求他做一个。”


  “送到这里?”


  “我要蛋糕做什么?”德拉科马尔福冷冰冰板着脸,说出来的话却带着:“送到波特家。”


  END


评论(9)
热度(631)
  1. 共16人收藏了此文字